校友网
您现在位于: 校友风采

“给我排课,我一定会回来上课”

发布时间:2018-11-02 00:24:13 发布人:校友网 作者:王鹏 编辑:本站编辑 来源: 浏览次数:

“给我排课,我一定会回来上课”


——记外语部优秀教授亓兴华

“千家万户幢幢日,总把旧桃换新李”。狗年正月初,辞旧迎新的鞭炮硝烟还没散尽,海医外语主任、亓兴华教授被确诊身患癌症的消息如晴天霹雳一声雷响,震撼整个海医校园。

一得悉确诊消息,亓教授与家属要求马上回西安-亓教授生于斯、长于斯、在斯读完两门大学、在斯工作数年的地方治病。

“亓教授马上离开海南飞回西安养病”的消息在海医校园迅速传开,得悉此消息并在海口欢度春节的同事、朋友从各个方向、乘坐各种交通工具云集海医附院,虽然天气暖和,可大家都觉寒意袭人......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海医附院住院大楼七楼亓教授的病房外,神情凝重、脚步沉重的人们越聚越多,学院领导只好站在楼梯口、站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挥动手臂,拦住人们:“大家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可您们这么多人都涌进来,给亓教授心理压力太大......

海医某部某教授急忙止住匆匆的脚步,默默地站在七楼走廊里,默默地注视着亓教授所住的病房,默默地为亓教授祈祷着......。亓教授的爱人-艾玲娜老师见状悄悄走过来,两人轻步走进隔壁一个病房,艾老师伤感道:“我与老亓可谓青梅竹马,作为一名曾被歧视、曾被扫地出门的走资派的狗崽子,老亓是一步一步打拼,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

“他是个意志相当坚强的人,从不屈服逆境。他这一生:当‘黑五类’、上山下乡、出大力流大汗、刻苦复习考上大学、异国他乡孤身奋斗......,一个坎又一个坎都跨过来了,不知这个坎能否跨过去?”

“自从1992年来海南,十多年来,他深深爱上海南这块土地,深深爱上海南医学院,他下决定为培养海南的外语人才奉献自己的余生,也决心将来退休后在海南颐养天年,可这一走,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回来?”

听了这席话,一旁的女教授强抑多时的泪水,奔涌而出......

上苍无眼,天妒良才

征得外语部副主任、齐红教授的同意,笔者与2006310日上午,走进海医外语部办公室,用移动硬盘拷下亓教授电脑中有关资料。

一提起亓教授的名字,该部办公室主任郝美娟顿时眼眶发红:“亓主任,多好一个教授!多好的人品!至今我仍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至今我仍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得知笔者希望走近亓教授的心愿后,郝主任事先将亓教授电脑中关“个人阅历”、“个人业绩”、“外语部所获荣誉”、“外语部近年工作总结”、“外语部学科发展规划”等资料综合归纳一个文件夹里,笔者只花不到一分钟,鼠标一点,这些资料全部进入笔者的移动硬盘里。

郝主任,工作多认真、心地多细腻的一位同志!

翻阅亓教授的个人简历,那是一个个闪光且结实的足迹;

1972-1975年,西安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学习,获毕业证书;

1975-1977年,西安医科大学职工大学,完成医学基础及临床各课程的学习和临床实习;

1983-1984年,美国俄勒冈大学进修英语、语言学、经济学、心理学、公共卫生学、文学等课程;

1987.3-1987.4,上海交通大学外语教师计算机培训班学习;

1987.7-1987.8,西安交通大学西北高校外语电教协会计算机外语教学应用培训班学习并获结业证书。

翻阅亓教授的工作经历、那是一个事业成功者所走过坎坷曲折的人生历程:

1968-1970年,陕西省安康县、白河县插队知青。

1970-1972年,陕西省白河县广播站机务员,负责维修和操作广播机、发电机组和线路等设备及制作广播节目。

1975-1983年,西安医科大学外语教研室英活助教。

1983-1984年,美国俄勒冈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讲师,教授大学一年级基础汉语、三年级汉语写作与会话、四年级和硕士研究生的现代中国文学等课程。

1984-1988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华语言培训项目协调员,负责协调培训中国医科人员的英语教学。同时担任卫生部西安医科大学英语中心讲师和副主任。

1988-1992年担任卫生部西安医科大学英语中心副教授和副主任,负责课程设置、教材选编、组织管理、教师培训和外籍教师的使用和管理等工作。同时担任医学英语专业硕士学位研究生导师,并担任全工作量教学,教授医学英语专业本科生和硕士生,以及临床医学专业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的英语课程,并担任卫生部委托的全国(除西藏和台湾省外)的出国进修医科人员的英语培训,教授的课程包括英语阅读、写作、听力理解与技巧、口语与讲演、翻译、医用英语、教学法、西方文化、英语背景知识等。

1992-1996年,海南医学院英语中心主任,副教授、外语教研室副主任。负责海南省卫生系统出国人员的外语培训工作,并承担医学本科生和专科生的英语教学工作。工作职责和教授的课程基本同上所述。

1996-2001年,海南医学院英语中心及外语教研室主任、教授;工作职责和教授的课程基本同上所述。

2001-2003年,海南医学院基础部主任海南医学院英语中心及外语教研室主任、教授。

2003-至目前,海南医学院外语部(英语培训中心)主任、教授。工作职责和教授的课程基本同上所述。

翻阅亓教授主编参编的著作,这是一个著作等身、硕果累累的优秀的外语专家:

1.《英汉对照莎士比亚明言集》副主编,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28月出版。

2.《高等医学院校英语教材》(读与写,学生用书,四级)编委,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05月出版。

3.《英语格言警语词典》参编者,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06月出版。

4.《英汉医学综合词典》参编者,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6月出版。

5.《高等医学院校英语教材》(读写教程,学生用书)编委,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9月出版。

6.《现代英汉医学词汇》参编者,人民卫生出版社,198910月出版。

7.《英语读写教程》(练习答案及参考译文)编委,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9月出版。

8.《高等医学院校英语教材》(四级,练习答案及参考译文)编委,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05月出版。

9.《卫生技术职称晋升英语系列教材》(初级)第一编者西安医科大学出版,19934月。

10.《最新英汉医学缩略语词典》参编者,世界图书出版公司19966月出版。

11.《英汉缩略语词典》审校者,陕西人民出版社,198012月出版。

12.《医学论文写作与编辑》参编者,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6月出版。

13.《大学基础英语》(听说教程第三册,学生用书),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8月出版。

14.《大学基础英语》(听说教程第三册,教师用书),主编,高等教有出版社,20008月出版。

15.《医用英语读写教程》基础分册,主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10月出版。

(所主编、参编的教材,曾荣获教育部优秀教材二等奖)

翻阅亓教授的学术兼职及会员身份,这是一个不但在海南、在西安,在全国都颇有知名度、颇有影响力的专家型人才

1.海南省大学英语教学委员会主任委员。

2.全国大学英语教学研究会理事。

3.海南省翻译协会副会长。

4.陕西省辞书学会会员。

5.西安世界语学会会员。

6.《海南医学院学报》编委。

7.海南省高教系列高评委委员。

8.海南省翻译系列高评委委员。

9.海南医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

翻阅到这里,一个集外语、医学、计算机文凭于一身,熔外语、医学、中国文学、经济学、心理学知识于一炉的优秀的复合型人才,立体地呈现在笔者的面前;

翻阅到这里,手指沉重、心情难以平静,笔者从电脑前站起来,仁立阳台、遥望天空,怆然泪下,仰天哀喊:

上苍无眼天妒良才啊!

“给我排课,我一定会回来上课!”

“云山苍苍 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在亓教授离开海南之前,那些探望他的同事,都无法相信,目前这个面色苍白、身体消瘦、形容憔悴的病人,就是一年前,站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站在美籍华人何大一教授身边,风度翩翩、神采奕奕、字正腔圆地当翻译的亓教授。

人生无常,病魔无情啊!

亓教授回西安治病期间,齐红副教授也回西安探望病危的老母亲,其间曾几次上病房探望亓教授。

3月10下午,刚刚从西安返海南、双眼眼眶发黑,身心疲备的齐老师在家里接待了笔者。

“教授(她总是这样称呼亓教授)1992年来海南,我是1993年来海南,当年亓教授到机场接我的情景历历在目。十多年来亓教授对我帮助很大,我从心底感激亓教授!

“我在照顾病危中的母亲时,抽空上医院看望亓教授,虽然他已经知道他的病情.可他丝毫没有绝望颓废之态,态度始终豁达平和,总是关切地问询我母亲的情况,循循叮咛‘你好好照顾好母亲,我很好,我能撑得住!’;当得悉我母亲病情危重、医生已回天无力时,他让艾老师发来短信,安慰悲痛中的我‘要坚强!对母亲,你们当子女的都已经尽力。你们好好地把日子过好,就是给母亲最大的安慰。’”

谈及做为一名不但在西安、海南,在全国都颇有知名度、颇有影响力的专家型人才,可他本人的电脑中的资料,只有外语部荣获的各种荣誉,包括各种级别的讲课大赛荣誉,可就是没有亓教授本人的荣誉,齐副教授怀着敬重的口气说:“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 ,把个人荣誉看得很淡,实际上他本人也荣获不少荣誉,候我让大家综合综合,再给您。就拿各种讲课比赛来说,如果他参赛,肯定能拿名次,可他总是当作培养年青教师的大好机会,总是将年青教师推上去.....其实,我们都明白,我们所获得每一个荣誉 ,都饱含教授的心血。外语部以前人手不够,教授除承担本科教学以外,还承担研究生、出国人员及教师培训的课程。以前没有课酬时,他上的课比谁都多,有了课酬后,他排他的课反而少了......”。

“从他的工作经历,本人了解到,亓教授不但在西安任教多年,还曾经担任卫生部委托的全国(除西藏和台湾省外)的出国进修医科人员的英语培训及曾负责海南省卫生系统出国人员外语培训工作。1995年我女儿被清华提前免试录取后,因为离上大学还有一年时间,于是我让她去听亓教授的英语课,如今她是美国某名校即将毕业的博士生,也算是亓教授芸芸学生中的一名学生......。从教几十年,亓教授不但桃李遍神州,而且满天下,我想,探望亓教授的人一定络绎不绝”笔者问齐副教授。

“真的是络绎不绝。我在西安期间,上海外语出版社张惠忠老师给我发来短信息,嘱我‘齐红,拜托你每天代我送一束花给亓教授的病房,直送到他出院......’。当我打电话告诉教授有关张老师嘱托的事时,亓教授说:等我病好了,送花祝贺吧!当我看望教授时,看到病房里摆满鲜花,教授的爱人一艾老师对我说‘你看!每天送来这么多花,摆都摆不下,别再送了!’。教授与艾老师手机里每天都收到大量关切、安慰、鼓励的短信息。而每天探望的人实在太多太多,艾老师只好在病房门口张贴一张字条:病人需要休息,谢绝探望!

谈到亓教授,不但个人事业成功,而且还是一个成功的父亲。齐副教授点头称是:“对,教授的儿子当年是海南理科状元、清华大学高材生,这是教授与艾老师此生的骄傲与自豪!艾老师很健谈,也是一个很坚强的女性。您要是有机会与艾老师聊聊,定有不少共同语言。”

齐副教授神情黯然地告诉笔者,有关亓教授的真实病情,有关亓教授现在西安治病的真相,至今仍然隐瞒亓教授耄耋之年的老母亲及老丈人、老岳母;她还伤感地说,亓教授的老母亲看着儿女们沉重的表情、沉闷的家庭气氛,几次疑惑地询问:“你们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近在咫尺,却不能前往探望恩重如山的老母亲,而母子又不能在医院见面,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啊?!

“我第一次探望教授时,路上一直都在给自己打气,在教授面前一定不能流眼泪,可总控制不住。教授细心地把面巾纸递到手里,和蔼地对我说‘别哭!别哭!把眼泪擦干!’你就这点不好,老爱哭,虽然他在强忍化疗的痛苦,仍然风趣地说‘这么多人,一拨又一拨地来看我,好像向遗体告别似的!’说完还笑了笑。接着他语重心长说‘做人应当重过程而不应重结果!我在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候放疗后有手术指征时,在西安做完手术还要回去上课!’教授看着外语部本学期排课表,说‘怎么不排我的课?给我排课,我一定要回去上课!’”

“做人应重过程而不应重结果”多么富有哲理的人生感悟!

笔者眼前不禁出现这样一个情景,一个小男孩在沙滩上聚精会神地建“沙城堡”,沙城堡建好了,当他兴奋地欣赏他的杰作时,一个大海浪扑上来,冲向沙城堡。看着他的城堡破冲垮,小男孩微天着,快乐地牵着父亲的手回家了,因为他知道沙城被淹没是必然的结果,而他已收获了建造的快乐。

生活中,每个人都在努力建造着自己的沙城,但它终将归于大海,所以当海浪来临时你要跳出来,微笑面对,因为你已收获了一份快乐、一种满足 。

笑对病魔的蹂躏,渗透生命的真谛的亓兴华教授,为我们树立起一座雄伟的人生丰碑!

想起去年底,在迎评申硕期间,形容僬悴、满身黄染(胆管阻塞所致)正在住院治疗的亓教授,仍然十分关注着外语部的情况,用电话、手机短信指导着外语部的工作----------

想到所翻阅《外语部2005年本学科课程建设规划(讨论稿)》中:“计划从2006-2010年的六年时间里,把我部教学、师资培训、教材建设等方面的工作再拉上一个台阶,将海南医学院外语部主干学科大学英语建成重点学科;将我部专业外语教研室建成精品课程,使我部教学和学术研究并重、有一定学术和影响力的学科,使之在教学和学术研究方面位于省内同类院校同类学科的前列,使之成为培养本科生、研究生等高层次人才英语能力的重要基地”。

笔者深深理解亓教授渴望重返海医、重返讲台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

“教授意志相当坚强。他才五十五岁,他不能离开他挚爱的工作岗位。我们外语部也不能没有他。李老师,我相信教授定能战胜病魔,一定能回来上课,部里还有好多事情等他回来决定呢!”接着,齐副教授抹去眼泪,让我看艾老师发来的一条短信息:“他骨子里很坚强,直面真相,仍然谈笑风生,能吃则吃,能睡则睡,让我们很受感染!”

就在采访快结束时,亓教授又给齐红副教授发来了一条长长的短信:“惊悉你母亲不幸去世,心情万分沉痛,望你节哀之时自我珍重!你已经很坚强了,能独立应对任何困难,谨望尽量调控心情,方能统筹帷幄,这是我真心的寄言。”

“风来了,雨来了,老师捧着一颗心来了!”这是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诗作。

悠悠岁月逝,绵绵育人情,一代代优秀教师坚守三尺讲台,续写这首韵味悠长的诗词。

让我们与齐红副教授一样 ,怀抱坚定的信念,盼望亓教授战胜病魔,捧着一颗心,早日重返海南、重返校园、重返讲台。

:此稿写于2006年3月中旬。亓教授2006年8月初病逝于西安。

 

【字体: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