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思政教育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导读

发布时间:2013-07-12 17:05:47发布人:张贞云 作者:佚名 编辑:本站编辑 来源:海南医学院 浏览次数: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马克思主义的一部重要著作.在这部著作中,恩格斯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对原始社会的发生、发展和灭亡的历史过程作了科学的阐述,揭示了原始公社制度的发展规律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阶级社会的形成及其一般特征,论证了各类家庭关系在不同的社会经济形态下的发展特点,剖析了国家出现的根本原因及其阶级实质,说明了国家在共产主义社会将归于消亡的历史必然性.
列宁曾对这部著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指出:“它是现代社会主义主要著作之一.其中每一句话都是可以相信的.每—句话都不是凭空说出,而都是根据大量的历史和政治材料写成的.它是我们学习与研究历史唯物主义的—部重要的著作。
(一)驳斥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者关于私有制和国家的学说的需要
由于资本主义内部矛盾的尖锐化和面临着日益发展的工人运动,以及马克思主义日益广泛传播,资产阶级除了加强国家机器和颁布反动的特别法律镇压无产阶级之外,还从思想理论方面来攻击马克思主义,他们竭立美化资本主义制度,力图从家庭,私有制和资产阶级国家这三个资本主义的重要社会关系方面去论证它的永恒性。
19世纪70到80年代,德国资产阶级为了对抗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维护自己的阶级统治,打起"国家社会主义”招牌,把德意志帝国装扮成为"全民"谋福利的国家,藉以散布对国家的迷信,以便解除无产阶级的思想武装.
工人政党内部的一些机会主义分子也把国家说成是超阶级、超历史的东西,迷信议会斗争,对"国家社会主义”大唱赞歌,宣称可以通过资产阶级的“国家帮助”来实现社会主义.当时各国工人政党的领导人还缺乏理论上和政治上的锻炼,在国家问题上也受到了资产阶级的影响.这种对资产阶级国家的迷信,势必导致否定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的本质的认识,否定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必要性。因此,系统地阐明马克思主义关于家庭,私有制和国家问题的基本观点,科学地揭示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以武装工人阶级及其政党, 就成为当时国际工人运动中的一项十分迫切的任务.
(二) 理论研究方面的需要
19世纪60至70年代,对原始社会史的研究有了显著的进展.发表了大量新的调查材料和专著。
特别是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一书的出版,为马克思,恩格斯多年来所关注的史前史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和—些重要的科学成果,从而就需要系统地加以分析研究.作出理论上的概括.
马克思看到《古代社会》后,作了详细的笔记(1880—1881) 。 本来马克思曾准备利用摩尔根的研究成果, 写一部关于史前史的著作,阐明马克思主义关家庭、私有制和国家问题的基本观点.但他还未来得及实现这个计划,便于1883年3月14日逝世了。
恩格斯在整理马克思的遗稿时,发现了马克思在1880年到1881 年间所写的《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认为有必要利用马克思的摘要和摩尔根的某些结论与实际材料.写一部专门著作, 以阐明马克思主义关于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等问题的基本观点。
1884年第一版序言
这篇序言主要说明写作《起源》的动机,和贯穿全书始终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以及对其所利用的摩尔根研究成果的评价.
㈠《起源》的写作在某种程度上是实现马克思的“遗愿”
首先,恩格斯说明了这本书的写作目的,就是为了完成马克思生前计划写作面未能实现的任务,既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来阐述摩尔根研究成果的全部意义。
恩格斯高度评价了摩尔根在原始社会史的研究方面,以他自己的方式所取得的成果,所谓“以他自己向方式”,就是指摩尔根采取了深入易洛魁人氏族的实际生活,经过长时期的实地调查研究的实践方式,重新发现了四十年前马克思所发现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并以此为指导,通过把野蛮时代和文明时代加以比较,在主要点上得出了与马克思相同的结果.即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些基本观点。
其次.恩格斯说明了在撰写《起源》时,运用了马克思所作的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的详细摘要和批语.对于原始社会形态的研究,虽然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1845年合写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就予以重视了,此后也一直是在注意氏族制度和农村公社的问题.但是,在19世纪70年代以前."由于实际材料不够,过去没有可能把这个方法(指唯物史观一—引者)用来分析欧洲上古史的某些极重要的现象。例如氏族组织。因此,这个组织仍然是个谜.”
(二)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
恩格斯指出:“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蒂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 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根本观点,也是贯穿《起源》全书的一根红线。
根据我们的理解,所谓“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就是恩格斯紧接着所讲的两种生产,即物质资料的生产和人类自身的生产。这两种生产都是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因为二者都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前提,只有进行这两种生产,人类和人类社会才能得以存在和发展下来。
恩格斯从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这个基本观点出发,在《起源》一书中深刻阐明了人类历史上家庭制度和氏族制度发生、发展的一般规律,揭示了私有制、阶级和国家产生的社会根源.因此紧紧把握这个基本观点,是理解《起源》一书全部内容的根本关键.
(三) 对摩尔根研究成果的评价
第一,摩尔根在主要点上发现和恢复了成文历史的史前的基础.他以丰富的实地调查的资料,证明了以血缘关糸结合起来的氏族是原始社会的基本细胞分析了氏族的特点和本质;确立了原始的母权制先于父权制的理论,论述了氏族由母系到父系的发展规律,阐明了家庭是一个随着社会发展而变化的历史范畴,以及各类家庭形式的特点;划分了原始社会发展的主要阶段,为人类的史前史建立了一个确定的系统.这样就把全部原始社会历史的研究,奠定在新的基础之上.
第二,摩尔根的研究为解开古代希腊、罗马和德意志历史中那些极为重要的哑谜提供了—把钥匙。
恩格斯还指出了此书的不足之处:关于克尔特人和德意志人的章节,摩尔根所掌握的差不多是第二手的材料,其中在德意志人的章节中甚至还利用了英国自由主义历史学家爱·奥·弗立曼的《比较政治》(1 8 7 3年)一书中的错误和伪造的材料.经济方面的论证,对于摩尔根的目的来说是已经很充分的了.但对于恩格斯为了论述关于氏族制度的瓦解和私有制、国家的起源及其发展规律.从而指引无产阶级进行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最后消灭阶级促使国家消亡进而实现共产主义这个目的,就完全不够了.所以恩格斯说:“我把它全部重新改写过了.”
【字体: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