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学工动态

看中科大创新思政教育:这里有支快速反应部队

发布时间:2011-08-23 12:20:06发布人:张贞云 作者:佚名 编辑:本站编辑 来源:海南医学院 浏览次数:

这里有支“快速反应部队”
――中国科大创新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纪实(上)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2005级的小峰来自西部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家境清贫的他进入中科大后,每顿饭都舍不得吃肉,一天的伙食费只有五六块钱,常常是两个馒头加一份青菜就解决了一顿饭,入校后,人一下子瘦了十几斤。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样的饭量可远远满足不了每天大量的消耗,一下晚自习,小峰就听到肚子咕咕直叫了。
一个月后,小峰打开电子信箱,意外地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通知他去食堂领取160元伙食费。摸不着头脑的小峰将信将疑地来到食堂,把饭卡拿到POS机上一刷,发现里面果然多出160元钱。
这就是中科大人引以为豪的“隐形资助”,这种助学方式,不仅使助学体系更加完善,有效覆盖了学生中的隐形贫困生,而且兼顾了受助学生的心理感受,让贫困生能够“体面”地接受社会资助。
在中科大,有许多学生不止一次沉浸在这样的幸福中――思想的疙瘩刚结起,生活的困难才出现,学校就已经及时发现并有效解决。因为该校的学生有一个完善的保护圈,这个保护圈由6个体系构成:思想动态、学业成绩、生活援助、心理健康、人身财物安全和身体健康预警体系。
“一卡通”里的低调温馨
第一次取伙食补助的小郭忐忑不安,因为不想被同学知道自己经济上的困难,去食堂领取补助的时候,他还前后左右张望了一番,生怕遇到熟人。到了那边才发现,这台机器根本没人值班,小郭就放心地刷卡取了钱。
“这学期我领了3次补助,每次补助都够我大半个月的伙食了,每次感觉饭卡里钱用得差不多的时候,就会收到发放补助的通知。”小郭告诉记者,考大学的时候,高中老师劝她考军校,生怕她考入中科大会承受不了学费生活费等大额开销以及由此产生的心理落差。但是有了伙食补助和其他各种奖助学金,小郭上大学以后就再没向家里要过钱。
这就是科大创造性实施的“生活预警与援助体系”。从2004年开始,学校有关部门在“一卡通”网络系统中设定学生消费情况预警线,按月对学生在校内用餐情况进行统计。如果有学生每月在校内食堂用餐60次以上、消费总额在150元以下,“一卡通”系统就会自动生成此类学生的数据库。这时候,无须学生自己申请补助,学生处便主动核实情况并在其“一卡通”账户按月存入补助款。
通过这种“隐形援助”的形式,中科大3年间为3600多人次贫困学生发放补助款近64万元。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目前这种生活援助的标准已提高到每月在校内食堂用餐60次以上、消费总额在230元以下的学生都能得到援助。
“学校的伙食补助给了我信心,让我觉得自己没有被社会抛弃,我并不孤单。”小峰感激地表示。
10年前,科大就向社会承诺:“不让一个同学因为家庭生活贫困而辍学”,为此,学校建立和完善了以“奖、贷、助、补、减”为主体的助学体系,通过多种途径给贫困学生带来了温暖,解决了他们的实际困难。
中科大近3年累计发放奖助学金4418.24万元,2006年本科生受助学生达9319人次,发放总金额1697.32万元,本科生人均受助金额已达2126.28元,比上年人均增加了279.93元,没有一名学生因为生活困难而辍学。前不久,中科院从科技产业收益中捐资1亿元人民币,设立“中国科学院科大教育基金”,大大加强了科大的奖助学体系,学生获得资助的覆盖面和力度又将得到大幅提升。
心理健康教育春风化雨
中科大学生都曾有过辉煌的中学时代,普遍有一定的完美主义情结,而同学间激烈的学习竞争,使一些学生自我加压,产生了负面情绪。
从2005年开始,学校在每个班级设立了学生心理委员,遴选心理健康、乐于助人、人际交往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比较强的学生,他们经过系统培训,颁发聘书,持证上岗。
目前,78名心理委员正服务于各自班级,积极倡导“开朗乐群、自信悦己、静心明志、和谐发展”的健康观,引导身边的同学摆脱幻想、正视现实、找准定位、快乐成长。
“心理委员就是生活在学生中的普通一员,自助,助人,互助。”物理系的晓春同学还是大一新生,就成为班级的心理委员,这是他对心理委员的定义。
晓春他发现班里许多男生都爱打篮球,每当察觉身边哪位同学最近心情不好,他就发出邀请――“去打场夜球,怎么样?”夜球,就是晚上打球,那个时候,球场比较安静,夜色也渐浓,心情也最容易在这个时候解除防备。打完球,晓春就和同学一起坐下来,抹把汗,聊聊天,成为一个耐心的倾听者。倾诉完心事,同学喊一声“爽了”,晓春就知道他没事了。
心理委员生活在学生之中,最容易发现问题,也最容易沟通交流。朋辈辅导的感染力,为班集体注入共同成长的和谐风气,这也是学校设立学生心理委员的目的。
班级心理委员已经成为科大学校心理教育工作中的一支重要队伍,他们组织开展班级心理教育活动,介绍同学参加心理测试、帮助有心理困惑和烦恼的同学,及时报告重大应急事件、转介行为异常的同学,为学生心理疏导立下了汗马功劳。
从2002年5月科大成立心理教育中心以来,这个以少量专职教师为核心,部分兼职老师和众多志愿者、心理委员、微笑心理协会会员为骨干的工作团队,探索出了多元立体化的心理教育模式,2007年年初更是荣获了“全国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先进单位”称号。

科大全校学生选修人数最多、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就是《心理学》、《大学生心理学》、《大学生交往训练》、《心理自助与朋辈辅导》、《大学生生涯规划与求职技巧》等心理学类课程。这些课程以讲授为主,辅以小组活动、在线讨论、影片赏析、团体训练等多种方式,吸引了各个年级的学生。
中科大心理教育中心网站“微笑在线”设立了“微笑咨询”、“微笑驿站”、“微笑测试”、“微笑社区”等10多个栏目,很受学生青睐。借助学校自主研发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普查系统”,每年新生入校都会进行心理普查,每人都有一份心理档案。根据心理普查和测试情况,学校还对特殊学生给予了及时援助,采用网上、电话、面谈3种心理咨询方式,帮助学生排忧解惑。
截至2007年3月,已有2933人次接受专业的面谈咨询,“微笑在线”网络咨询已达1309人次,接待专业心理测试19539人次。
学业预警里的爱与责任
在中科大,无论是老师学生,还是管理者,谈得最多的话题还是学习。中科大生源质量好,但难免有少量学生因为竞争压力大、自控能力弱、陷入网络游戏等原因,出现学业上的退步,甚至到了难以毕业的地步。
从1999年起,中科大开发了一套《学生信息管理系统》,依据该系统,在校学生在何系何专业选修什么课,各项记录一目了然,学校教务部门和各院系负责人都可以通过这个系统对学生学业情况进行实时了解,学生处则按月向各院系学生工作负责人发布学生异动情况。
物理系的小刘同学,刚进入科大时,发现课程难、学业压力大,又缺乏自我约束能力,天天在寝室睡懒觉。一学年下来,高数和好几门专业课都不及格。
发现小刘的状态不佳,教务处和学生工作处立即给他下达了预警通知,物理系则迅速启动了“学习援助计划”,将小刘列为重点关心对象,实施个性化学习方案。
为此,专业课的任课教师暂时减缓了学习进程,而院系的学生工作负责人则增加了和小刘的谈话次数,帮助他分析学业后进的原因,耐心引导,帮助他改进学习方法,还专门为他制定课选课和补考计划。
班主任和任课老师安排小刘的同学组成帮助小组,安排同学和他一道看书、上自习。此外,班主任还及时与小刘的家长取得了联系,在家人的支持下,共同督促小刘努力上进。这些及时跟进的帮助措施,将学业后进的小刘从迷失的道路上拉回来。现在小刘通过自己努力,已经考上了物理系的研究生。
“学业预警就像在我梦游到悬崖边上时拉响了警铃,否则我可能还不知道勒马。”小刘很庆幸自己能及时刹车,转回到正常的学习轨道上。
中科大的学生预警系统还将学生的思想动态、人身财务安全和身体健康等方面的异常现象都纳入了预警处理系统,目的是及时发现、分析和解决学生问题,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中科大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许武指出,学生的成绩落后了,思想状况有波动了,心理健康有问题了,生活发生困难了,预警体系的警报一拉响,相应措施必须跟进加以援助。
学工部、各院系负责人、各班班主任和学生干部组成了这支思想政治工作“快速反应部队”的主要成员,他们活跃在校园各个现实与虚拟空间,哪里有问题,思想政治工作就做到哪里。
在自我教育中放飞梦想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创新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纪实(下)
  “我们应该感谢那些接受我们帮助的人,因为他们的感激之情,让我们的精神境界在志愿服务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提升!”19岁的吴硕是中科大地空学院地球物理专业05级本科生,作为该校历史最悠久的学生社团――芳草社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会长,她与芳草社一起成长,一起在自我教育中放飞青春的梦想与激情。
  “最有效的教育是学生的自我教育,让学生在实际参与中获得自我教育和提升,可以使思想政治教育真正入脑入心。”中科大党委副书记鹿明如是说。
  朋辈心理教育是助人也是自助
  记者在中科大心理教育中心见到化学物理系03级本科生杨泓仪时,她已经卸下心理教育中心微笑心理学会会长的“头衔”,准备赴美深造。
  作为学校心理教育中心的志愿者,几年间,杨泓仪在“双线四级”的心理教育网络里耕耘着,也收获着。
  “双线四级”是中科大心理教育中心工作团队特有的专业术语,由班级心理委员、学生志愿者、班主任、院系学生工作负责人和学校主管部门等专兼职人员支撑起立体化的心理教育网络。“它的优势在于,可以及时发现、干预学生的心理问题,特别是2005年开始在班级设立心理委员后。”心理教育中心主任孔燕说,截至今年3月,已有2933人次接受了专业的面谈咨询,接待专业心理测试19539人次。
  “能把同学从‘魔兽世界’(一种网络游戏)拉回到现实世界,特别有成就感!”物理系06级本科生赖晓春是班里的心理委员,一次,他发现班委改选后,落选的小张变得不爱说话,上课也不见人影,详细打听才知道,小张已经连续好几个通宵泡在网吧里。赖晓春决定一边向“上级”汇报,一边旁敲侧击开展工作。“现在小张已把价值6000多元的网络游戏账号直接删除了,还当上了球队队长和‘一帮一’活动负责人!”
  “作为一名心理联络员,通过交流对同学进行双向的朋辈辅导,其实也是对自己的帮助,因为发生在同学身上的心理问题也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传播系06级本科班心理委员尹超说。
  孔燕告诉记者,最初学生冲的是心理委员的“官衔”去的,但在助人和互助的过程中,这种想法逐渐内化为一种爱与责任。“心理教育最主要的目的是让大学生了解自己,并通过这种教育方式释放和解决成长中的困惑。”
  “社团活动让我们从理论走向现实”
  “在乌江边上与我们座谈的那位老人家怎样了?青杠坡革命烈士纪念碑山后那位老红军还好吗,他的儿女又出去打工了吗?土城镇政府的工作进展如何,四渡赤水的新馆建好了吗?”
  2006年7月,中科大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会会员马杰,作为“邓研会”“长征精神薪火相传”暑期社会实践活动贵州分队队员,踏上了重走长征路的征程。仅仅一周的时间,教科书上的长征变得真实可感,也让长征精神的丰富内涵深深地扎根在他年轻的心中。“在学习辛苦的时候想想长征,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想想长征,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马杰说,长征精神会成为他心中永远的明灯,指引他不断前行。
  社会实践是大学生了解国情、培养责任心、增长才干的有效途径。中科大每年都有500余名学生、20余支团队赴全国各地开展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从1998年开始,该校先后有七批约40名研究生志愿前往青海、甘肃、宁夏等国家级重点贫困地区开展支教服务,用激情与勇气传播科技文化。
  “作为本科低年级的学生,我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最初是出于好奇而加入芳草社,也会有人坚持不下来,但坚持下来的同学会发现,志愿服务带给他们最大的改变是思想观念的进化。”吴硕坦言,芳草社这种志愿者学生社团并不像音协等可以提高某方面的技能,人生阅历的丰富和精神境界的提升是他们得到的最大收获。
  “理论社团在构建和谐校园文化中是不可或缺的,它在大学生人生观的形成、和谐人格的建立等方面的作用也是其他社团不可替代的。”燕京晶说,在理论社团做得久了,人也变得爱思考了。现在,对身边的理论热点,通过组织相关活动加以科学引导,已经成为她和“邓研会”会员们的一种生活常态。
  学生提案背后的人文关怀
  2006年1月,准备寒假留校的中科大学生欣喜地发现,每个宿舍楼都配备了一台微波炉。“这微波炉可解决了大问题,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吃凉饭了。”2006年寒假,小李第一次选择了留校生活。当年,近15000名在校生的中科大,几个校区仅有300多名学生留校,未免显得冷清。不想面对空荡荡的食堂,小李几乎每餐都打饭回宿舍吃,从食堂走回宿舍的路上,小李的心情也和饭盒里的饭菜一起,由热变凉。
  和小李一样,许多寒假留校的学生或许并不知道,这一切得益于校团委委员杨正的一份《关于在宿舍楼增设微波炉的建议》的提案。“从提案提交到问题解决,只用了两天时间!”中科大团委书记董雨说。
  “建议学校增设法语等语言类选修课”、“建议西区四、五号楼设立活动室”、“建议宿舍楼增加天气预报”、“建议建立科研资源查询系统”……
  记者手头的一份《中国科大团学组织2004至2006年部分提案列表》,简要列出了3年间中科大校团委、校学生会和校研究生会3个委员会委员提出的学生提案。
  “大学生提案与校长信箱等的最大区别是,既需要详尽的调研,提出问题、作出调研,还要提出可行性建议。”董雨向记者介绍说,每年2次的提案工作开展期间,每名在校生都可向校团学组织委员提出学校建设和发展的合理化建议。委员们也通过多种渠道与团员青年沟通,寻找提案源,最终由相关职能部门作出答复。学生提案工作自2001年启动至今,已收到各类提案近千条。
  “思想政治工作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必须有根,有抓手。”中科大党委副书记许武说,只有解决学生在思想、心理、学习、生活上存在的问题,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才能真正做到实实在在。
从网络游戏中抢回学生
――中国科大创新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纪实(下)
  中科大党委书记郭传杰去年收到一封特殊的来信。这封信里,学生家长纪女士表达了对该校理学院几位老师细心呵护她的孩子小明的感激之情。
  纪女士在信里写道,老师们的严格管理和耐心热情,是孩子进步的动力。
  郭传杰特意向全校教师全文转发了这封家长来信(其中隐去了家长和学生的名字),他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把学生工作做得更好。
  “争夺工程”帮学生战胜网瘾
  小明考上中科大物理系后,迷上了网络游戏,每周10个课时出勤率不足三分之一,他白天睡大觉,晚上就通宵玩电游。进入大二后,小明发现课程压力更大了,他曾想过重新上课,但是一坐进课堂发现老师讲的就像天书,于是他采取了逃避战术,又钻到了游戏中。那一年,他拉下了10多门课,30多个学分没拿到,根据学校规定,他必须试读一年。
  当时小明心里很痛苦,孝顺的他不愿意父母担心,又不敢和老师说。就在这时,大二时的班主任王晓平找到他,虽然王老师在新的学期不再担任小明的班主任,但他并没有放弃对小明的关心。
  王晓平采用理科专业中定量考核的方法,指导小明制定书面计划。“当时学习方面制定了4条8项,生活方面制定了4项并制定了3项监督措施,从学习目的到学习态度,生活态度到学习方法,都一一规定,这些规定又有可行性。”王晓平还和小明在约定书上签了字,并要求他当天起实行。
  “当时签完字,我心里竟然轻松了,觉得自己还有救,生活也有了新的目标。”事情已经过去了3年,小明现在考上了中科大的研究生,但他依然珍藏着这份约定书,并且对每项条约都记忆犹新:上课时必须坐在前三排、下课时必须请教老师问题、每天按时完成作业、不睡懒觉、上课不迟到……
  中科大组织的网络成瘾情况问卷调查结果表明,2003年9月到2007年3月底,本科生退学的主要原因是网瘾严重影响学业,占到退学学生总数的56%;在校出现不及格学分的本科生中,由于网络成瘾的比例也最高,达到27%。
  由此,中科大创造性地提出了和电子游戏争夺学生的“争夺工程”,并将其列为年度学校党政工作计划的重点来实施。
  根据“全面调查、广泛讨论、教育引导、监督约束和长期跟踪”的“争夺工程”工作方案,各院系从院长、系主任到普通老师,从学生工作负责人、班主任辅导员到学生干部,必须全方位全过程关注学业困难的学生,及时发现并帮助学业困难学生,提高学业困难学生的专业兴趣。
  此外,学校还通过理论教育、案例教育、主题班会等形式,让广大同学认识到网络成瘾的危害性。同时加强了生涯导航教育,帮助大学生确立不同阶段的奋斗目标,激发学生主动学习的动力。
  思想政治理论课创新激发学生兴趣
  2006年下半年,中科大讲授《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的16个课堂,在学生评议中赢得“满堂彩”,有12个课堂的测评得分在4.5分(折成百分制即90分)以上,余下4个课堂的最低分也高过全校本科教学课堂测评的平均分。
  这门被大学生普遍觉得枯燥无味、也被大学教员普遍视为畏途的课程,为什么能得到大学生如此广泛的认同呢?
  博士生钟小强选修了一门《社会主义理论》,这是100人的大课,但每次上课教室里不仅没有空座,反而有许多旁听的学生站着听得津津有味。
  最有趣的是开课后10分钟的自由演讲,老师让学生自选题目,从服装设计、饮食文化、电影动态到国际形势,无所不包、五花八门。台上的学生讲完,台下的同学就提问题,有时讲者与听者还会爆发激烈的辩论。钟小强印象最深的一次,有位同学讲道家文化,一时兴起,反客为主,竟把老师的半堂课全占用了,但是同学的演讲引经据典、出口成章,与台下的互动也十分活跃。老师笑眯眯地地听完了他的演讲,给予了十分宽容的评价。
  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专业的硕士生晶晶对刘仲林老师的《自然辩证法原理》十分着迷,因为课前设置了一个“创造5分钟”,与钟小强的经历类似,在这个“创造5分钟”里,学生可以演讲、跳舞、唱歌、播放自己制作的动画,展示自己的兴趣和创造力。
  在刘仲林老师的课堂上,学生还能出成果、发论文。晶晶选择的演讲题目“为何中国缺乏原创精神?”后来经过老师的鼓励和修改,最终在一家核心期刊发表。

  人文学院党委书记潘正祥表示,思政理论课教员在“吃透教材、吃透学生”的基础上,每人都准备了文本讲义和多媒体课件两个版本。许多教师发挥积极性,把“教师言传口授”与“学生能动思考”有机结合起来,摆脱了传统的灌输式、单向式授课方式,采用了启发式、引导式、互动式教学方式,更加注重结合当代大学生的思想特点和思维习惯,从而达到了教学相长、引人入胜的良好效果。

【字体: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