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荟萃 > 正文

【美文随笔】当雪如蝶如花时
2014-11-03 19:19:01   作者:liyiqiu   发布:    点击:

雪域高原金秋一过,红褪绿消。

雪域高原金秋一过,红褪绿消。西风漫卷里,人们将秋后收获的丰硕,储存于庆典的仓库,以待慢慢享受劳作后的奖掖,再为下次的耕耘备用。
秋景被霜寒几番凋零露出了虚弱,发出节气里最后一声叹息,隐入寂寞独自悲凉去了。冬,哼着风寒小调,撑起欲雨欲雪的云伞,信马由缰而来。
初冬的雨夹雪如清凉的薄油,为天地间喷洒一层亮光剂,目及的事物比天净沙的描述更为灰败。还在枯树上挣扎的叶儿,拽着枝枒凄惶欲坠。天阴冷,肆虐着身体对暖日的渴望和怀念;风低嚎,滞重得疲累被脚步踩实和紧缩。只有与寒冬结缘的人群,敲开心事重重的冻冰,纵身跃入激流,劈波斩浪乐在其中。
而雪,并没有如期凝结在旷野山川,雨,只是为了雪的着床敷衍一场前奏。它们为了快活的体验,喜欢在冬日里放飞思想,恶作的心没有清减份量,反而更喜欢看风撕扯发丝,听雨喧哗敲打碎梦,自导一场惬意的剧幕,增强横行的视听,在高潮部分加入奔放的和声,来凸现雪娘子粉墨登场的效果。
之后,气温骤变,黄昏的天空暗云翻滚,刺骨的寒意从北风中挤压出来,贴着地皮呼啸直入。雪粒旋踵而至,世界雾茫茫,景物一片模糊。舞蹈的雪粒无声却狂放弥漫,恣意释放着季节的鲜活;激情的劲风上下翩跹,加速着雪粒演绎雪花的过程。
天地混沌,不闻鸟雀鸣唱,不见人烟形迹。越下越大的雪,轰轰然降落在不寂静的世界。有人隔窗赏雪,围炉温酒饮下久别往事;有人雪地堆人,沉迷童话打开快乐梦境;有人寒江垂钓,自在山水享受独处幽闲;有人捧雪入瓮,慢火煎煮品茗雅俗滋味;有人挥笔铺纸,丹青书画解语心中块垒;有人更阑高枕,思忧亲人传讯花好月圆……
但这雪哪关人间风情,悠然地飘落孤行,如蝶如絮,如粉如荧,天幕间任意翻飞,苍穹下游曳穿梭,潇潇洒洒层出不穷,变化不尽;冬的铅华被痛快洗濯,物的枯萎被陆离覆盖。面对这样的时日,最易产生期待的惆怅,感受这样的雪夜,无不增加凄凉的牵绊。
当雪衾裹住叠叠梦魇,清醒从浑噩里滑行出来时,崭新的雪原、凛冽的寒意,在晨曦雪霁后,以另一种景象呈现眼前:大地一片洁净空旷,天宇澄澈湛蓝,朝阳初升,红霞染空,隔夜的阴霾消隐,心醉的暖色从眉宇间浸润下来,玉树琼枝无不涂上瑰彩;望雪海茫茫,群山似银龙盘绕,势欲腾飞于氤氲金光里;伫立山间的森林,披银甲持玉戟列阵待戈,守卫着远古的传说;白山映衬的黑水,曲曲款款脚步匆匆,盛妆浓影留下一往情深的抚摸;喇嘛庙金顶银盖如华,宝光闪烁;接受阳光摸顶的居民们,燃起谢恩的炊烟划破宁静的笼罩;飞鸟往来嬉戏,鹰鹫碧空翱翔,牛羊走出圈舍,松缓僵硬的筋骨,活动疲顿的肢体……
美景如此令人享受,令人难忘,我不由心里泛起一波波牧歌般的涟漪,向广袤的壮丽扩散,轻飏如云电驰骋,矫健如风雨娉婷;胸臆里盛满阳光的感悟,穿行于季节的疆域,随处拾起沉甸甸的赞美和江山无穷的精致,已不能装载怀旧、哀怨和忧伤;视野的罡风梳理原野,卷去环游历史的尘渣,让佛性在每一处干净的地方宏法,经幡颂唱起觉悟的精粹,为心灵的祥和镶嵌几重耀眼的光辉。恩宠如自然这般慷慨,施予如天地这样高远,灵魂的获取,没有理由不应该满足了。
但不是每个雪景都如此动人,有过雪难经历的人,对雪的认识刻骨铭心。我曾在川藏线翻越海拔5000多公尺的雀儿山时,吃够了雪的苦头。山顶几十尺厚的雪下是杀人的坚冰,车辙两边凹凸的冰槽,常使许多车辆起步维艰。在没有有效工具解救下,皮大衣或者能够增加阻力之物,统统垫在车轮下,人推车牵寸寸挪动,哪顾得上冻饿,只想打出一条通路闯过鬼门关。而这一天未过完的车辆,继续饱受如斯折磨,待天明重复前一天的过程。还有一年冬,我在西藏波密嘎龙山峰4700多公尺高的一处山坝宿营,大雪一直下到了半夜,当晚将我住的帐篷压塌,抵挡不住冷凛,只好草草捆好被褥,一路躲避剃刀削肌的雪拥,一路瑟缩颤抖着,在隔邻帐篷尝试童话中的火柴取暖,冷冻至天明,都有了想死的念头……
看似强大无畏的地球人,一旦身陷自然围困,徬徨无依无助的时候,雪的浪漫会忽然变成提心吊胆,雪的梦幻将惶惑奏起命运交响。雪崩、雪冻、雪暴、雪封,这狂躁的天宫神灵,这不羁的自然野兽,每年作为这一季节的司仪,恩威并行,德怨齐驱,让人类焦头烂额饥寒交迫,不得不在颤栗中接受,在畏惧下敬仰。
然雪,终是祥瑞天使,亦有柔情的一面。
三九过后,残冬巡行不规则的领地,从南方依次向北卸掉沉重的封冻。欢跳在雪地上的爆竹,把祝福的彩头挂在新年第一响钟声里,祈愿来年家人吉祥日子火红;守望春讯的梅花,自松软的雪衣里探出容貌,花蕾如珠,蕊瓣染丹,心悸的幽香,为暴雪的狂野增添了宽容的温馨;沉醉后畅想的人们,很容易让人忘记严冬的残酷无情。继而桃花、梨花身披雪绒,半遮半掩姗姗问世,晶莹的露滴挂满枝梢,犹如美人眉睫剔透的眼波秋水,盈盈流光气度万千。至晚月下赏景,雪为媒花为情,与花仙密语,与馥郁抔杯,与圆月联诗,与雪娘歌舞。浅唱深酌,洋溢在如慕如痴的迷恋中,仰天俯地,怀拥于如簇如锦的优雅里……
可叹太短的花期让位东风掌控。雪,即将离去,它以最后的力量将甘霖润泽进期冀的土地,制造出一个万紫千红的爆发,和喜气洋洋的生长。我已经有些迫不急待的引颈秋收的丰饶堆满快乐的城堡,展望四季的富裕给心境栽培贵气的硕果,计算年份大肆饕餮后将要耗费的减肥指标,与日益增值的对自然的感恩系数,来回报当前的风调雨顺。
沿着若隐若现的雪印前行,嫩枝吐芽的柳荫下,庄稼拔青的田垅边,纷繁的花瓣飘零若雪,在触入尘泥的瞬间,欲说还休的模样惹人痛惜。轻轻拾起芳骸,雪的泪痕依然包裹在柔软的萼上,肌理的馨香结成不离不弃的缱绻,把一颗铁石的心柔软得缠绵支离。我不会仿效黛玉提篮持锄葬花,也不愿搜肠刮肚苦寻愁滋味。我会把花骸用丝线串成芬芳的项链戴在胸前,到一泓雪泉旁,追忆有雪的日子,菩蕾映日的热闹和雪与万物装裱成一幅幅美艳绝伦的画景,直到自己也变成雪一样洁白深情,飘逸如蝶、如花、如莹……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美文随笔】想你,是不动声色的美丽
下一篇:【美文欣赏】一棵草,一朵花,一粒沙,都是一个世界

分享到: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