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医人 > 正文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访海南医学院1955届校友欧先煜
2017-03-13 09:58:47   作者:   发布:    点击: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访海南医学院1955届校友欧先煜4月11日,1955届医士四班毕业生回到母校参观。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访海南医学院1955届校友欧先煜


4月11日,1955届医士四班毕业生回到母校参观。返校的校友中年纪最大的已有84岁,最小的也有75岁。其中医士四班班长欧先煜已达80高龄,虽然已退休多年,至今仍在美兰区五贤社区卫生服务站工作,为不少本地及下面市县专程赶来的患者及家属诊病,发挥余热。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来到了欧老的家中,和他聊聊五十余载的行医时光。
   他家书房的柜子里珍藏着诸多荣誉。2000年获得香港紫荆杰出医学成就奖;2004年成为“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同时获颁世界教科文卫组织颁发的首批特殊贡献专家金色勋章;2005年获得香港全球华人杰出医师奖等荣誉奖等等。而摆在这些荣誉证书、勋章正中央的是一张类似奖状的大学毕业证书,上面的落款时间是1955年2月,距今已有大半个世纪,“担心它受潮,我让家人去过塑了。”欧老笑着说到。

带着童年的梦想,走进海医

   海南琼海水塘村是欧先煜的故乡,解放前缺医少药,需徒步到30公里外的加积市诊病,从小就产生了从医的念头。1952年他考入了广东省海南卫生学校(今海南医学院),开始了为期3年的学习。当时学校非常简陋,“只有从前印染厂留下的几间瓦房作教室与学生宿舍,带教老师都是海南省人民医院的主任医师,基本上是海南地区医术最高明的医生,临床教学经验丰富,我们学习也很拼命,经常挑灯夜战,还自制了许多教学用具,都派上了用场”。谈起往日的求学经历,欧老感慨良多。

“艰苦的岁月,简单而快乐”

   毕业后,欧先煜被分配到了东方县中沙区卫生所工作。卫生所由三间泥土茅草屋组成,一间作门诊部,一间作病房,一间作宿舍,宿舍被隔成小间,没有窗户。卫生所日常工作除了留守门诊外,绝大部分工作人员要下村给黎族同胞防病治病,巡回医疗。“刚工作的时候,每天要背着药箱步行30至50公里的崎岖山路,走村串户送药,还是很考验脚力的。”由于黎族同胞未接受过西医治疗,很少有人登门找医生看病。经过欧先煜和同事们反复深入的动员和良好的诊治,黎族同胞开始信任医务人员,慢慢开始排队看病,有时候还将打到的猎物第一时间送到他们手上。山区工作辛苦,文化生活也比较单调,卫生部门了解情况后,送给欧先煜他们一台留声机。“下班了,我们就围坐在宿舍的草坪上,听听音乐,谈谈心,或是组织篝火晚会唱歌跳舞,生活简单而快乐。”
   后来几经更换工作环境,这段岁月仍深深铭刻在了欧先煜的心中。
   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欧先煜不断学习,不断总结,不断创新,以自己的绵薄之力改善着所处的医疗环境。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国内还没有专利机构。他曾向国家卫生部建议,研制无痛注射器以减轻病患痛苦,并送上设计图纸及原理说明等材料。此举受到了上级部门的重视。1970年2月的一天,卫生部通知欧先煜赴上海医疗器械研究所对该项目进行研制。在克服了种种研发环境的困难后,历时三年,他发明了手枪式半自动注射器、弹簧式半自动采血针、泵式自动输液器三项新型专利,并获得多项国家级奖励,为诊治提供了极大便利。

“人退休了,医学却是永远不会退休的”

   1997年退休后,欧先煜本可以在家享享清福,含饴弄孙,但他并没有闲着,而是在振东区(现美兰区),利用自己的住宅创办起了社区卫生服务站,为民众看病。“起初营业的时候,因为场地有限,工资待遇不高,招人特别难,只有我一个医生,还有另外一名护士,一上班就忙得不可开交。”经营卫生服务站,欧先煜不但要履行好医务工作者的职责,还要一点一点探索它的发展模式,身上的担子沉甸甸的。在他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短短五年多的时间,美兰区五贤社区卫生服务站已经初具规模,经营场地从100㎡变为300㎡,不久后又将搬迁到敬贤路6号,经营场地将扩展到700㎡。
   “人虽然退休了,医学却是永远不会退休的”,是欧老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记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肿瘤外科主任医师、教授高炳玉
下一篇:记海医首届毕业生、原海南省中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符俐君

分享到: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